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他的視線 為什麼一直跟著妳

安慈對郭阿姨說:「等等泡完腳,我們就去睡覺好不好?」但對方眼神似乎有些茫然,安慈仍多問了兩次後,才慢慢地扶她上床。

 

郭阿姨罹患肺腺癌,經過一年多的治療,原本相當有起色,但藥物療效出現變化改用其他療程,沒想到出現腦部積水的現象,常常意識不清、不認得家人,也不說不笑。安慈在「優照護」接了郭阿姨的案子,至今一個多月每天從晚上到早晨,照顧她12個小時,半夜每2個小時,還要幫她翻身拍背或是換尿布。

 

照顧郭阿姨讓安慈想起自己的母親,當初安慈為了家計去參加照顧訓練課程時,媽媽卻叨唸「好好的工作不做,怎麼去幫人把屎把尿?」沒想到訓練剛結束沒多久,照顧的第一個對象就是媽媽—她中風了,安慈也是這樣隨侍在旁,整整兩個星期在加護病房,幾乎沒有闔眼。

 

郭阿姨雖然常常意識不清楚,但安慈每個照顧過程,一定先跟她說個兩三遍,即便她大都沒反應。家屬很納悶:「為什麼你每次都要問她?她不是聽不到嗎?」安慈說:「你怎麼知道她沒聽到?如果完全都不跟她說話,即使她有聽到也沒機會反應。」

 

果然,在安慈照顧這段時間,郭阿姨偶而還是會點個頭,或是微笑、「喔」一聲來回應,甚至回答一個完整的句子,讓家屬訝異不已。更有一回,在郭阿姨住院期間,她兒子告訴安慈:「你看,媽媽的視線一直跟著妳,她很在意妳欸。」

 

安慈老是說郭阿姨的照顧工並不辛苦,但家屬卻覺得她做的遠超過交代的。像沐浴不只是沐浴,洗完還會細心地擦乳液、清耳朵,刷牙不只是刷牙,還用牙線、牙尖棒進一步清潔,通便不只依賴塞劑,還按摩腹部促進自然排泄。她說,每個照顧細節其實都是來自不同的照顧經驗,每次都是學習的過程,下一個照顧對象就是實習的機會,這樣一來,照顧的品質就會越來越好。

 

這一個月下來,郭阿姨越來越依賴安慈了,而她家人最擔心的,就是安慈不能繼續來工作,除了讓人信賴的照顧人員不好找,原先家人自己24小時照顧,幾乎沒辦法睡好覺,甚至整個臉都浮腫了。安慈語重心長地說,臥病在床絕對不能只依賴一個人照顧,別說照顧品質大打折扣,照顧者也可能很快就倒下去了。

 

「優照護」平台一直主張,照顧家人不需要獨自一個人承擔,藉由居家照顧人員的協助,除了抒解原有的壓力,也能提高照顧的品質。

 

 


 

推薦分享:

  


分享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