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過勞成了常態 照護工作誰來做?

王鼎棫老師專訪

 

「一例一休」政策,掀起台灣近年來罕見的勞資緊張關係,連社福界都對小英政府抱怨連連,這股怨氣到底所為何來?北護大講師王鼎棫指出,社福界的勞動問題由來已久,「一例一休」只是把舊問題凸顯而已,這不單純是資方的問題,真正的藏鏡人是「國家」。

 

社福機構長久以來,常因雇主經費不足,在壓縮人力成本之下,以致於難以遵守勞動相關法令,這次實施「一例一休」,只是讓原本的困境雪上加霜。王鼎棫接受「優照護」專訪時表示,表面上看到的是,資方對此政策的抗拒態度,但問題真正的始作俑者,其實是政府。

 

目前多數的社福機構,不管是公辦民營或政府委外經營,政府並沒有精算合理的成本,讓社福機構無法取得足夠的經費,以因應合理的工資或酬勞。如今因新政策爆發民怨,王鼎棫呼籲相關部會,有義務改變這樣不合理的結構。

 

政府以「拼經濟」為藉口,長期漠視社會福利,以致於相關預算不足。王鼎棫認為,要導正這現象,政府應扮演「加油門」與「踩煞車」兩種角色,來解決社福或長照問題。「加油門」就是引進民間企業的力量,以更有效率的方式解決問題,例如像「優照護」這樣的企業,能以「客製化」的思維及創意,來因應社會或市場對居家照護的需求。

 

 

從產業轉型的點來看,銀髮產業將是高齡化社會的新興領域,在目前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情況,王鼎棫認為,「優照護」經營照護人力的媒合,若能將待業人口引進銀髮產業,不失為促進經濟的良好方案。

 

至於「踩煞車」這部分,王鼎棫也說明了社福界的隱憂,擔心一旦企業完全主導長照發展,造成經濟水準決定誰才能享有照護服務,因此,政府必須建立基本的門檻,先讓多數人都能享有一定的福利,再讓企業進入自由市場蓬勃發展。

 

但長照產業的關鍵仍是「人力」,如果需求很大,但人力就是不進來,一切都免談,王鼎棫認為,「薪資」是關鍵的結構性因素。他在任教的長照或護理相關科系裡詢問過,有將近七、八成的學生不願投入長照工作,主要原因就是:工作時數過長,又沒有加班費,還要承擔許多工作風險。一方面是政府沒有調整社服人員的待遇,一方面也沒有落實勞動檢查,造成目前供需嚴重失衡的狀況。

 

此外,外籍移工成為長期看護的主要來源,也是造成本地照護人力無法大量成長的原因之一。由於聘用外籍看護工的花費相對較低,間接壓縮了本地照護人力的待遇,加上外籍看護工沒有專業上的資格限制,讓一般人忽略了照護工作的專業性。「待遇低」、「不受尊重」,讓照護相關科系的學子,在投入相關工作時卻步。

 

王鼎棫主張,應適度縮限外籍看護工的數量。這不僅是關係到本地照護人力供給的問題,他認為,長照屬於情緒勞動,必須跟受照顧者有情感上的連結,外籍看護工在語言上常溝通不順暢,也缺乏文化上的敏感度,只照顧生理機能,被照顧者容易產生許多負面的心理感受,進而影響生理狀況。

 

談到鼓勵學生畢業後投入照護工作,王鼎棫讚許「優照護」在日前舉辦的「照護用新」校園影片比賽,他認為學生在比賽過程中,找到照護工作的專業性、科技性,得獎被表揚後,光榮感跟專業感也油然而生,這種成就感正是待遇之外,工作的最大誘因。

 


分享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