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優照護」商標

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照顧不只是照顧 還要帶來「心」希望

當母親確診為巴金森氏症的那一刻,全家都陷入了愁雲慘霧中,因為到目前為止,它是個無法復原的病症,只能延緩惡化的速度。到如今,母親已步入了第三期,除了行走時容易重心不穩而摔倒,對於自己的病況也十分悲觀,甚至常常不太肯吃藥,活動意願也非常低,在情緒上的影響,比身體上的障礙更令我們擔憂。

 

雖然父母親兩人同住,但父親逾80歲了,要照顧母親也太為難他了,何況以前家務都是母親操持,現在她生病,父親要接手家務都有困難。我們兄妹三人商量後,還是去申請雇用外籍看護工,來幫忙照顧母親。從找仲介,到申請程序、通過巴氏量表等關卡,好不容易等到印尼籍的阿娣來了,我們總算比較放心了。

 

阿娣是個中年婦女,第一次來台灣當看護工,個性看起來滿謹慎的,對我父母親都還算和善,可能是希望盡早得到我們的信任,做起事來很積極與俐落。但阿娣不太會中文,只能很簡單的溝通,例如吩咐她去做哪些事之類的。而母親因為病況的關係,越來越不喜歡說話,需要費心跟阿娣講事情時,就更不願開口了,常常得要父親幫忙說,導致阿娣跟母親之間非常少互動。

 

以藥物控制病情,對巴金森氏症的患者很重要的,我們一開始就叮嚀阿娣,要按時提醒母親吃藥,阿娣也都會遵照吩咐。但對慢性病患來說,不想吃藥、懶得吃藥,甚至厭惡吃藥都是常見的事,如果母親不吃,阿娣也不知道該怎麼勸母親吃,只能重複提醒,但這樣的「嘮叨」只會讓母親更不想吃,甚至對阿娣有些反感。

 

提醒吃藥,竟成了阿娣跟母親間的最大的溝通障礙,此外,阿娣因為語言不太通,除了照顧有關的事情外,幾乎也不太會跟母親講話,有幾次,母親甚至跟我們說,可以不要繼續讓阿娣照顧她嗎?這讓我們非常傷腦筋,因為要換人並不容易,而且換過的人能不能跟母親合得來,也無法保證。當初決定聘用外籍看護工,當然是因為負擔相對較輕的方式,但現在看起來,未必是最好的方式。

 

我請教過一些同事或朋友,有經驗的人坦承,這的確是看運氣的,也不容易解決,如果找本國籍的看護,或是有經驗的照顧服務員,相對是比較理想的。其中有個朋友建議,如果已經有外籍看護工了,若是能搭配本國籍看護定時來幫忙,也許會好一些,現在手機有個預約照護的App,就能找到這樣的照服員,在需要的時間提供居家照護的服務。

秋悅,就是我在這個預約照護的平台上找到的照服員,原先在養護機構工作過10多年,後來因要照顧公婆,轉換到這個平台上接案服務,讓她可以自由地安排工作的時間。我希望她下午到傍晚的時間,能來照顧母親,因為這是母親服藥的時間,同時還能協助沐浴,以及到附近散散步。

 

第一次見到秋悅,就感覺她是個開朗健談的人,雖然在平台上已經看到她有豐富的照顧經歷,但真的聊起來,才知道她對各種患者都有相當的了解,包括像母親這樣的巴金森氏症,或是重度失智、癌症晚期等等狀況。由於她接觸得多,對病患的需求與感受也有很深刻的體認。她認為母親現在在身體上的負擔,其實還遠不如情緒上的打擊,要讓她對未來樂觀點,才是正常服藥的關鍵,平常跟她多聊點開心的事,或是一些新鮮有趣的話題,轉移她對病況的過度關注,才能讓身心獲得較平穩的狀態。

 

像每次要服藥的時候,她總是不經意地製造一些話題,減緩母親對服藥的抗拒。此外,她也嘗試鼓勵母親表達情緒,然後再用適當的方式引導,或是用自身的許多經驗,及過往看到的例子,來減輕母親的情緒負擔。更重要的是,她在聊天的過程中,她會讓母親重新審視自我的價值,並不會因生病讓以往的貢獻與成就而有所抹滅,在未來,母親還有很多的事可以做,也能讓生命往更開闊的地方走。

 

秋悅真的不是個單純只是來「照顧」母親的人,她跟父親也很能聊,常常讓家裡的氣氛都變得不一樣了,而且還會主動教導父親及阿娣,幫母親做一些被動關節運動。一方面,讓母親減緩肢體的退化,另一方面,也讓母親多點機會跟她人互動,別說父親更能體會母親的心情了,連阿娣,母親也逐漸能接納了。從秋悅身上,我才了解到照顧人,真的不是件簡單的事,身體跟心情都能「顧到」,才是完整的照顧。

好東西就是要跟好朋友分享 !!

趕快來加入我們優照護吧~^^*


分享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