賀!「優照護」成為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及台北市政府產發局的輔導廠商,並獲得科技創新獎勵肯定!

「優照護」商標

創新的預約居家照護服務,能自由安排照護人員的時間

預約前可先看到照護人員資料


只要觸控螢幕上的按鈕,可在預約前看到照護人員的資料與評價,輕鬆找到符合需求的居家照護人員。

送出預約後立馬獲得回覆


經歷過找不到照護人員的窘境,您希望24小時預約照護人員,可一次預約多個時段,有急需時快速找人。

彈性安排使用短時數照護服務


「優照護」讓您可以彈性安排使用居家照護服務的時間,即使僅僅幾個小時的短期照護需求,在「優照護」下單即可滿足。

除了外籍看護之外,給您更多居家照護的選擇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居家照護

一般人對於“看護”的印象多是提供長時間照護服務。但在許多情況下,人們會可能臨時需要短暫的專業照護服務。像是意外後被迫暫時休養,希望有照護人員輔助生活起居與陪同就醫。或是家庭照顧者想紓解照顧壓力,需要暫時的居家喘息服務。甚至是等待外籍看護交班的空窗期,迫切需要短時間的照顧服務員、看護前來照顧。「優照護」所提供的短期居家照護服務,即是因應這種急迫卻又短時間的照顧需求,讓有需求的家庭,能即時的找尋到合適且願意提供短期的照顧服務員、看護來進行照護服務。

了解更多

短期照護

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過程,無論是生病、意外甚至是退化所造成的失能失智,讓每個人都有可能面對照顧或被照顧的困境。然而面對人生的驟變,多數人卻都無法做好萬全準備。一旦遭遇這些問題,都會因為身體痛楚或心理壓力,讓所有人都無法喘息,使生活與心靈都陷入混亂中。這樣的情況,對照顧者或被照顧者都是種傷害。因此,適時尋求外界的協助,交由專業的照顧服務員接手,至家裡提供專業的照護服務,可讓您休息喘口氣,減輕身心壓力。

了解更多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「優照護」影片

優照護榮獲2023台灣永續行動獎金獎殊榮-高齡照護媒合平台受矚目!

台灣永續行動獎頒獎典禮日前(7/21)在隆重舉行,優照護榮獲本屆台灣永續行動獎金獎殊榮。這一獎項由財團法人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所設立,旨在表揚對台灣永續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的企業。優照護在高齡照護領域的傑出成就脫穎而出,成為獲得金獎殊榮的企業之一。

看影片

第十屆照護之星暨第一屆高照之心聯合表揚大會

第十屆照護之星表揚大會已圓滿落幕!本次更與中華高齡專業照護訓練協會合作隆重舉辦!

看影片

居家照護就選優照護

還在為找不到合適的照護人員煩腦嗎? 不知道照護人員可配合的時間、專業背景、工作內容和費用?無法挑選照護人員?現在這些問題,都可以透過優照護來幫您解決。

看影片

他們與「優照護」的故事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失智公公 不忘每天整裝上班

曉茹是家庭主婦,婚後即全心投入家庭,讓全家人開心是她的目標最大的目標。婚前曉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婚後,她成了公婆的寶貝,公婆一直希望有個女兒,他們夫妻卻只有兒子,如今有個媳婦,他們喜不自勝。

 

大家庭生活沒有想像中難熬,雖然與公婆同住,但他們卻是最大的靠山,他們知道曉茹不諳家務,於是所有家務都請人來幫忙;時間上,公公每天都還是有上班,婆婆則是致力於志工活動,家人、時間都允許的關係,曉茹也就找了份工作,開始每天上班的生活。

 

幾個秋天過去,曉茹已然是孩子的母親,如今天更是感謝自己有強大的靠山,無後顧之憂地陪伴小孩成長,升格為阿公阿嬤的公婆更是滿心歡喜,整天都說著要更努力保持健康陪孫子長大。

 

一次,公公到處找手機,遍尋不著,最後在冰箱找到,有段時間,公公時常差點遲到,因為穿錯衣服,套上衣服才發現衣服太小件,總是需要婆婆幫著找衣服、整裝好,直到有次家族旅行,公公說要去上廁所,卻去了好久,先生不放心,前去查看發現男廁沒人,打電話問他人在哪,才平安歸來,這次的事情讓大家都有了警覺,在旅行結束後便幫公公掛了號,經過了一輪的檢查,確定了是失智症。

 

這個消息對公公是極大的打擊,他因此沮喪了一陣子,向公司告假一段時間,好在大家再三的鼓勵他,讓公公又重燃自信,然而,公公的症狀每況愈下,不僅僅是忘東忘西,失去方向,偶爾,公公甚至會忘記如何坐起來、起身,公公生活上越來越需要人幫忙,於是先生找了外籍看護來協助,這讓大家都輕鬆不少。 

 

白天還好,公公在打理好之後仍會去公司上班,只是晚上的時候,公公時常需要起床如廁,這點讓婆婆很困擾,睡眠時間斷斷續續,只好改請外籍看護晚上加班協助公公,一段時間下來,外籍看護也累倒了,表示晚上不想加班了。

 

「外籍看護工也是人,是人都需要休息」婆婆說。


「還是找專門晚上可以照顧爸爸的人?」先生這時候提議。


「上次我有在廣播聽到有關優照護的APP,三個小時就可以預約服務的專業照服員,好像滿符合我們的需求,要試試看嗎?」曉茹提議。

 

大家很快達成共識,晚上也找一個人來幫忙,曉茹進行第一次預約, 先確認了照服員即便在晚上照顧公公,是不會跟著休息,這點就讓曉茹放心預約了。

 

晚上,大家確認照服員熟悉環境後,就各自回去休息了,婆婆與曉茹在一旁觀察, 舉凡公公有什麼動靜,照服員都會立刻給予注意及協助。第一個晚上很快就過去了,照服員幫公公打理好衣物後就正式下班了。

 

後續幾次服務,雖不見得都是同位照服員,但提供的關懷都是一樣的,公公頻繁如廁也不見照服員有因此感到不耐煩,大家都很放心優照護的照服員,甚至還在週末時,幫公公預約物理治療師及職能治療師,給予公公更進一步的專業協助。

 

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,公公與先生如常的一同出門上班、婆婆熱心公益投身志工行列,曉茹也重返職場。早晨出門時,曉茹發現庭院中的蘭花也開了,溫煦的春天再度造訪這一家。

 


 

看更多
看護、居家照護

婆婆的心情缺口 她幫我們填補了

公公走了快半年了,婆婆還是無法走出喪夫之痛,老公看著母親鬱鬱寡歡,一直勸她上來台北跟我們住,但她說她住不習慣,也不想離開老家。起初,老公跟孩子常回老家探望婆婆,但時間一久,交通往返的疲勞讓他們也撐不住了。婆婆看在眼裡,不忍心他們長期如此奔波,常常跟老公說,她身體好好的,自己一個人在老家沒問題,要他們偶而回來就好。

 

婆婆不想來跟我們住,老公又無法放心母親一個人,這是個兩難,像這樣的困境,我相信不少家裡都曾發生,我在網路上也看過許多人的經驗談。其中,有個網友的經歷引起我的注意,她說她是父親在鄉下獨居,身體不是很好,有慢性病,但又不符合聘用外籍看護的條件,為了找人照顧父親,也是愁白了頭。後來找到了一個居家照護的預約平台,竟然解決了她的煩惱。

 

她在平台上,搜尋老家縣市的區域,找到幾位符合條件的照顧服務員,跟其中一位聊過後,決定先嘗試請她每天到家裡,照顧父親6個小時,主要是幫忙準備膳食,叮嚀用藥,以及一點簡單的家務。由於是本國籍的照服員,而且有證照、有經驗,照顧品質讓她父親都讚不絕口。

 

我看了之後,跟這位網友求教,也用手機去下載了這個App,果然找到4個符合的照服員人選,最後選定了「何姐」去陪伴婆婆。由於婆婆身體沒什麼大問題,我請她星期一到五去婆婆那裡4個小時,除了幫忙一點家務,最重要的工作還是「陪伴」。

 

何姐說,老人家獨居,很容易產生心裡或情緒問題,甚至由於缺少人際互動,衍生出失智的狀況。她因為工作的需要,也去受過相關的訓練,對於跟長者的互動相當有心得。她常跟婆婆說:「別天天都待在家裡,會悶壞!」所以一有機會就帶婆婆「走出去」,從附近的散步,到菜市場購物,甚至到鬧區去逛街,有時還遊興大發,拖著婆婆去鄰近鄉鎮走走、看風景,就算出去一趟超過4小時,何姐也不在意「免費加班」。

 

陪伴,更重要的一點是「傾聽」。不少人年紀大了愛講話,更希望有人聽他講,像婆婆捨不得離開老家,就是想念公公,所以常常跟何姐講丈夫以前的事情。公公以前當過警察,年輕時也有過不少風光的事,但常常不在家,婆婆又要照顧家裡,又要擔心他的工作,嘴裡抱怨連天,心中卻很以他為傲。

 

何姐也常鼓勵婆婆參與社區辦的老人活動,不但能參與一些社交或有趣的訓練,還能認識新朋友。她認為,要幫助婆婆走出喪偶之痛,最好能多點「伴」,即使何姐自己沒來,婆婆也有人可以陪著。事實上,各新鎮都有不少針對高齡者設計的社區活動,例如老人共餐,不但不用再孤獨地用餐,還有均衡養養的膳食可享用,當然,還能認識新的朋友。

 

每天陪伴4小時,說多不多,說少不少,但在何姐的安排下,婆婆的心情似乎逐漸改變了,走出戶外、參與活動,都讓她深鎖的眉頭慢慢地鬆了開來。老公回去探望她時,聊天的話題也越來越多,婆婆甚至越講越開心,讓老公驚訝不已,覺得自己身為兒子都做不到的事,一個「外人」卻做到了。原來,「陪伴」也是一門大學問呢!
 

看更多
看護、居家照護

婆媳之間 有個「她」就好辦

雅琳跟俊祈結婚快10年了,兩人婚後住在婆家,起初幾年,家人們相處都還算融洽,有了小孩之後,小孫子公公疼婆婆愛,氣氛更顯熱鬧。夫妻倆白天都上班,兩老會幫忙帶小孩,回家後,婆婆準備好飯菜,全家一起吃晚飯,讓雅琳心中滿滿的溫馨與感激,一點都沒有常見的婆媳問題。

 

但兩年前,一切漸漸改變了。

 

婆婆的身體出狀況,其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但老一輩總覺得不是什麼大病痛,忍忍就算了,誰知道很多小毛病,越拖就越嚴重。弄到後來,一天到晚跑醫院、看醫生,而且神經內科、肝膽腸胃科、骨科等都跑遍,看似沒什麼大病,但就是這裡不舒服,那裡會痛。最大的問題,就是精神越來越差,胃口也越來越小,動不動就容易發火。

 

雅琳一開始也很擔心婆婆,到處問哪裡有比較好的醫生,或是什麼偏方之類,希望讓婆婆趕快好起來,但這些心思往往沒有得到好的效果,有時反而讓婆婆抱怨,怎麼這個醫生看了沒效,或是吃了那些也沒覺得比較好。可能是因為病況影響情緒,偶而還會抱怨起雅琳,連帶小孩漸漸長大,教養問題也常出現歧見,讓婆媳之間出現了一些裂痕。

 

雅琳不再覺得跟公婆住一起,是件幸福的事了。上班已經夠累了,下班回來還要顧孩子,現在更要常常看婆婆臉色,或聽她抱怨自己病了,雅琳只顧工作跟小孩,沒來照顧婆婆。俊祈雖然會安慰雅琳,但有時候也暗示她,不如辭了工作,在家帶孩子也順便照顧母親。雅琳心裡想,光是現在晚上回家這段時間,婆媳之間就快勢同水火了,如果整天同在一個屋簷下,那大概會把自己給逼瘋了,更何況目前這個工作做得好好的,收入也不錯,以後要是不上班了,都得伸手靠老公,她可一點都不願意。

 

雅琳跟俊祈的感情不錯,當然不想因為這個問題影響婚姻,就提議找個人來家裡陪伴婆婆,最好找個廚藝較佳的,能順便改善婆婆胃口不好的問題。雅琳覺得自己無法兼顧工作,與照顧婆婆這兩件事,所以主張僱人的事由她負責,錢也由她來出,就是希望老公不要再勸她辭職。

 

找適合的人來陪伴婆婆,並不是件容易的事,因為要跟情緒不穩定的婆婆相處,還要會做菜,而且想安排每星期一三五的下午來家裡,條件一多,能接或是願意接的人,一直都找不到。最後,還是無意間在網路上,看到有居家照顧的媒合平台,雖然一開始也沒找到,但透過平台的服務人員協助媒合後,終於有位年齡跟雅琳差不多的照服員「邱姐」,願意來試試看。

 

邱姐受過正式的照顧服務員訓練,也在養護機構服務多年,烹飪則是自己的興趣,擅長中西式點心,家常菜也很拿手。她知道雅琳的處境之後,很能感同身受,因為她也是跟公婆一起住,知道媳婦的處境常有為難之處。她說自己照顧過一些脾氣不太好的長輩,要雅琳放心把婆婆交給她,只要多準備一些食材,讓她展展手藝就夠了。

 

邱姐照顧過不少高齡患者,知道很多老人家都有胃口不佳的問題,她常常嘗試做了許多比較開胃的小菜,來增加他們的食慾。雅琳的婆婆並不是真的脾氣古怪,看到邱姐賣力地弄很多小菜、點心等,能明顯地感受對方的心意,吃起來就更有味道了。

 

邱姐不但會做菜,而且還擅長「說菜」,雅琳婆婆在吃這些佳餚或是小點心時,邱姐不時地在旁邊說故事,這道菜是在哪裡學的、那道菜有什麼由來,或是某個點心,是個得過獎的大廚發明的等等,讓婆婆吃得津津有味,也聽得津津有味。

 

而且,邱姐還肩負著緩和雅琳婆媳關係的任務,常常跟雅琳回報婆婆的狀況,也會幫雅琳傳達關心給婆婆知道。她常常誇婆婆有個好媳婦,雖然因為工作無法親力親為,但花了很多時間跟精力,找人來照顧婆婆。婆婆也知道,雅琳並非真心要惹她不快,自從有邱姐陪伴後,胃口改善了,心情也開朗多了,對雅琳說話的口氣,就沒像以前那麼刻薄尖銳了。

 

雅琳後來也向邱姐學了好幾道小菜,假日時都會試著做菜來「孝敬」婆婆,她想跟老公說的是:「我不是只想花錢請人了事,我也會在能力範圍內,盡力作一個好媳婦!」

 

看更多

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高齡照顧 職場女性的另一種困境

「阿茹,爸爸就拜託你了!」

 

44歲的蕙茹,原先任職貿易公司的會計,去年父親中風後,就辭職回家照顧父親了。雖然照顧爸爸是親情使然,但對於兄弟「軟硬兼施」的要求仍頗有怨言,為什麼單身的她,就應該是照顧父親的「最佳人選」?而且兄弟只提供她跟父親的生活費,她沒了經濟收入,以後她該怎麼辦?5年、10年後想再重回職場,更是難如登天,她的職場生涯就得因此而告終了嗎?

 

身為媳婦的秋琪,也是因為婆婆失智後,被丈夫要求辭掉工作,回家照顧老人家。因為,婆婆堅持不要外籍看護工照顧,但若請本國籍照服員,一個月的開銷又比秋琪的薪水收入還多,丈夫認為,她辭職會比較划算,而且還說,當然是自家人比較照顧好。但照顧失智的婆婆,由於行為、言語的異常越來越嚴重,對秋琪造成莫大的壓力,連她自己都察覺出有憂鬱症的跡象,更萌生了離婚的念頭。

 

長照10年計畫的統計資料顯示,主要家庭照顧者之性別分佈,以女性的60.46%大幅超過男性的39.54%;至於照顧者與個案關係,主要由兒女佔49.32%為最多,配偶佔34.84%次之。這個數據反映出國人對「照顧」的刻板印象,認為女性比較細心,又有耐心,所以較適合擔任這個任務。

 

然而,承擔照顧工作的結果,讓許多女性付出相當的代價,如經濟的依賴、老年的貧窮,甚至形成社會孤立等等。例如:女性為了在家專心照顧家人,辭去工作,而臺灣老年人口的平均年齡,女性又比男性高,導致女性老年時喪偶,失去了經濟來源,也面臨老年貧窮的問題。加上長期照顧家人,減少了與外界的聯繫,而落入社會孤立的窘境,讓老年女性更維艱辛。

此外,華人社會「以孝為尊」,照顧往往被責任化,甚至「私化」成一種「無酬性」的工作。責任成了壓力,壓垮了許多照顧者,據統計,長期家庭照顧者有87%罹患慢性精神衰弱、65%有憂鬱傾向、20%確診罹患憂鬱症,另外,家庭照顧者死亡率,比非家庭照顧者更高出60%。

 

「辭職回家照顧高齡家人」絕非最好的解決方案,由此產生的衍生問題,如收入減少、家庭不睦、甚至整體勞動生產的損失,都是全體社會難以承受之重。尋求家庭照顧的替代方案,早已是高齡社會的最重要課題之一,從2007年開始的長照10年計畫,到目前的長照2.0,都顯示出政府在這個問題的大力投入。

 

除了公共資源,許多民間的力量也投入了家庭照顧的領域,各種相關服務也隨之興起,更重要的是,企業新創的觸角也在這幾年陸續伸入,並且讓不少傳統照顧服務發展出新的面貌。例如,為了解決家庭照顧需求,以數位時代的平台經濟概念,所創立的「優照護」,即可用最彈性的方式,讓許多上班族在兼顧工作之下,能找到合適的專業人員來照顧自己的家人。

 

家庭高齡照顧的需求形形色色,有像中風、失智的照顧,也有像手術出院的療養照顧,還有定期的洗腎或是回診需要陪同。對上班族來說,時間的彈性很關鍵,「優照護」提供的媒合機制,可以在需求的前一天預約,而且任何時段都可以服務(一次最短3小時),加上可自由挑選服務人員,並事前直接跟對方溝通,成為台灣照顧服務上的一股新趨勢。

 

職場女性的難處往往比男性要大得多,除了要奉養上一代、教養下一代,還有對娘家的感情與責任也無法放下,若加上工作的負擔,蠟燭多頭燒的窘境時而可見。而在照顧這件事中,許多過來人都提出忠告,「千萬別一個人獨自承擔」,一方面與家人協調分擔,另一方面更要善於利用外部資源來減輕負擔,讓自己在兼顧職場前提下,也有餘力付出照顧心力,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。

 

 

看更多
看護、居家照護

被偷?被害? 失智長輩的妄想難題

「我存摺裡的錢怎麼少了?」失智的林伯伯老是懷疑媳婦偷他的錢,不論家人怎麼跟他解釋,他都無法接受。媳婦心中委屈跟丈夫訴苦,但作兒子的面對爸爸的問題,除了兩邊各自安撫,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 

邱家這兩、三年來一直很苦惱,因為照顧邱媽媽的外籍看護老是換人。原來,失智的邱媽媽老是懷疑,女性外籍看護會勾引自己的丈夫,只要看到看護與丈夫稍有接近,就會破口大罵對方「狐狸精」,看護做一陣子受不了了,只好重新找人來接手。

 

一般人對失智症的認知,大都以為就是:忘這忘那、認不得家人,或是講話顛三倒四等等。事實上,失智到了中、重度以後,還會出現妄想、幻覺、失語等現象,而「妄想」這部分,最常見的就是「被偷」、「被害」、「嫉妒」等類型。

 

當失智長輩出現妄想時,對應上要把握幾個重點:

一、不需要試圖說服對方。


二、勿直接駁斥或否定他。


三、耐心聽對方訴說,眼睛看著他,並以和緩輕柔的語調與之互動。


四、對話儘量簡單明瞭,一次只聊一個話題,善用手勢、語調來強化表達的內容。


五、避免在這個話題上一直爭論,盡快轉移話題。


六、用對方喜歡的事物,轉移他的注意力,例如放他愛聽的老歌,看最疼的孫子照片等等。

照顧失智家人常比照顧臥床病人,還要來得辛苦,主要就是除了體力上的負荷,更多的是來自於情緒或心理上的壓力。像前述的林伯伯的媳婦,常被誤會偷竊,長期下來很容易產生心理上的困擾,這類狀況導致憂鬱症的案例,更是時有所聞。

 

照顧者本身可參考的幾個建議:

一、盡量避免一個人獨自照顧失智家人,若沒有家人輪流,可以找外部資源協助,不論是政府的福利措施,或是像民間的臨時照顧服務等,都可以搭配採用。


二、面對長期的壓力,要懂得利用不同方式來緩解,例如:適時安排休閒娛樂、找尋情緒諮商,或去喘息服務的照顧咖啡館等等。


三、多吸收失智的相關資訊,有了瞭解,才能進一步同理心,減輕誤解帶來的負面心情。


四、多利用外部資源,像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可以提供許多諮詢服務,並轉介解決途徑。「優照護」平台,除了可媒合居家的照顧服務,還能提供職能治療師、藝術輔療師等專業人士到府,對緩和失智狀況常有明顯的幫助。

照顧失智家人時,除了要注意對方的狀況,更要先把自己顧好,免得照顧者一倒,被照顧者也跟著落入悲慘的狀況。

 

看更多
看護、居家照護

是媳婦也是女兒 兩家長輩的照顧難

身為女性,婚後遇到最大的難題是:到底該把公婆,還是父母放優先順位呢?

按照傳統觀念,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,太常回娘家反而是丟娘家的臉,如今,女兒回娘家探望父母,已很少有這惡名,但照料兩邊長輩仍會碰到為難之處。

 

尤其這個時代,獨生子、獨生女越來越多,以往許多女性還有其他手足可以照應娘家,但獨生女可就沒人能幫忙了,一旦公婆這邊有人生病,娘家父母又身體有狀況,兩邊要兼顧可就難了。要知道,如果對公婆這邊疏於照顧,不但老公責難的眼光馬上就射過來了,姑嫂妯娌更是抓到機會就來說三道四,到時候很難不鬧家庭革命。

 

但娘家父母畢竟是生養自己、最親的家人,即便有兄弟姊妹可以照料,自己也不可能全完置身事外,許多長輩住院,不也是手足輪班在照料?家家都有自己的難處,誰有藉口將這個責任擺一邊?沒辦法出力,至少也要出錢,只要有心表達,其實用不同的形式盡孝都無可厚非。

 

其實這個問題的關鍵,還是在老公身上,如果老公總是袖手旁觀,甚至理所當然要老婆以婆家優先,對女人來說簡直是落井下石,加上某些媽寶老公,對婆婆幾乎是唯命是從,別說要顧及娘家父母,單是應付婆家已經分身乏術了。

 

丈夫必須要先體認到,妻子也有權利與義務照顧娘家的父母,不管時間或金錢上的分配,就算不能完全與婆家均等,兩人也應該討論出一個合理的範圍。「你是父母生的,我也是父母生的」,將心比心,一旦面對公婆的質疑時,才能同心解決這難題。

 

一旦老公能站在老婆這邊,下一步就是說服各自的兄弟姊妹如何分工。這也是不小的難題,畢竟每家都有自己的難題,狀況也不一樣,要完全公平分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,如果手足感情不睦更難談得攏。另外,兩邊的人力都得一併考量,例如,婆家這邊有兄弟,娘家這邊只有獨生女兒,取得另一方的諒解很重要,這不是嘴巴說說就夠了,基本原則就是「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」,平常還要多些聯繫感情的動作,再來,三不五時要有一些實質的回饋,像是逢年過節「表示一下」,讓出力的一方多少能平衡一點。

 

最後一道防線是公婆身上。如果平常不得公婆歡心,娘家有事時,他們才不會管你怎麼想,先當個好媳婦,阻力自然就小很多了。而且,平常就多讓兩家人聯繫感情,例如,不管哪一方有什麼狀況,都會讓另一方知道,出遊時,兩邊父母都邀請同行,甚至耍點小心機,自己掏腰包卻用娘家名義送禮物給婆家。

 

從上面看起來,要兼顧兩邊父母似乎很辛苦,但這些代價不只在他們需要照顧時才有用,這也是把「家人」聯繫起來的最佳黏著劑,彼此之間,各種事情都很容易互相支持與支援,這樣一來,就不會在有狀況時孤立無援了。

 

看更多
立即下載「優照護」APP

安全 / 方便 / 合適

隨時隨地找到符合需求的照護人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