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施點魔法就能逗爸媽笑

和媽媽說聲「我愛你」,你會發現媽媽的反應跟著變好了,從假笑學起,慢慢也會變成真笑。

前一秒她還拿著助行器緩步去廁所,前半秒,我還抬頭望了她一如往常的背影,砰!一聲,下一秒,斷氣了,她走了。


那天我在餐廳看到一對母女,安安靜靜地優雅用餐,他們叫了白酒,美好的午日時光,兩人輕碰對方的酒杯,微笑品味。「真好,下次我也帶媽媽這樣!」忽然間才想起,媽媽已經走了,自己卻從未和媽媽在餐廳這樣,叫杯白酒享受人生,我常提醒照顧者,不要讓自己後悔,但還是會後悔,還是覺得有很多事,想帶媽媽去做。


講到媽媽,我還是沒有辦法。


我長期照顧母親,大約分三個階段,第一階段是父親六十歲過世,家裡頓時只剩母女二人,來不及準備,對媽媽是交代式、應酬式照顧,母女倆總是扯開嗓門對罵;後來媽媽改嫁至日本,空間的距離反而給彼此靜心思考的空間。走到第二階段,我第一次透過電話,和媽媽說「我愛你」。最後廿年的照顧階段,我學會從假笑變成真笑,對母親真心付出,而不是強壓怒氣忍耐。


母親是個愛漂亮的人,一定要撲粉搽口紅,戴上帽子手套,才願意出門,比我這個做模特兒的還愛美。如果用京劇形容我們母女倆,她是唱青衣的,我是唱花旦的,我在那蹦、跳,急壞了,她則靜靜的沒表情,隨便你鬧,理都不理你。在這種情境裡,我們很難正常溝通,更別談怎麼辦後事、要不要器捐等敏感話題。


和長輩溝通 無限輪迴的交戰

聯合報專訪的人瑞故事,有家屬買保健食品給長輩吃,長輩堅決不吃,丟掉又被長輩罵浪費。子女常常拿父母的執拗沒辦法,我也曾始終找不到竅門,每次告訴自己要善待母親,一下子又被挑起,就爆發了,然後進入深深的後悔,接著又告訴自己要善待媽媽,無限輪迴。

做義工之後,開始漸漸了解,原來我對母親的好,只是我以為的好,母親想吃簡單的麵攤,我卻硬拉著她到知名館子吃飯;我說這個包包流行,要相信模特兒女兒的眼光,她卻偏偏要挑另一個包包。其實,家就像是道場,一個轉念,就算是透過電話也好,和媽媽說聲「我愛你」,你會發現媽媽的反應跟著變好了,從假笑學起,慢慢也會變成真笑。


談到照護,許多人關注被照護者的照護品質,相對忽視照護者的身心狀態。年輕的時候,我和媽媽總是不對盤,吃哪間餐廳、買哪個包包都能吵,有一回真的吵累了,打住媽媽的連環轟,跑到外頭透氣,那天正下著雨,我也望著雨流淚。哭累了,回家秀秀媽媽,就好了。我們這些照護者,一定要有地方宣洩,跟朋友說也好,跟另一半說也好,就是不能把壓力丟還給被照顧者。


成就感與驚喜感 巧妙送給爸媽

媽媽有一回興沖沖和我做義工,腳明明不舒服,仍全程站著幫忙打飯,做得認真到位,好不容易忙完了,趕緊拉張椅子給她坐,哇,一屁股跌進椅子,差點跌倒,她太苦撐了,兩腳硬得像石頭。原以為她會累到拒絕再做志工,沒想到興奮得不得了,到處打電話和親友分享做志工多好玩。對於老人,只要她還能動,我們就為她創造機會,讓她覺得自己是有用的、有貢獻的。所以,後來我去哪裡做志工,常常帶著媽媽一起,建立她的成就感。


母親很年輕的時候就罹患糖尿病,又有高血壓,儘管如此,我從未限制她不能吃什麼,只要求吃少一點,如果限制飲食,長者只會更想吃,造成反效果。老人家愛吃甜食,我的撇步是製造驚喜,不時帶各種點心回家,讓她意外,有次我買條羊羹回來,切成小塊讓她嘗嘗甜頭,雖然吃不多,可是她好幸福。


我很羨慕人瑞的家屬,家裡還有個百歲老人可以疼、可以寵。朋友上回拍拍我,安慰著說,我媽媽像拔插頭一樣,瀟灑地走了,不像他的母親往返醫院多回,長者與家屬都身心俱疲。


我說,錯了,我們的母親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愛我們,我的媽媽知道我一個人往返醫院照顧太辛苦,選擇瀟灑離開,但突然失去的痛,後勁是很強的,只能一點一點整理自己。朋友的媽媽知道家人捨不得,所以拖著這身孱弱軀體,等到大家都準備好了,才放心離開。

 

 

本文授權自聯經出版《安老覺醒:長壽和你想的不一樣》

作者:蔡佳安

採訪資深公益演員 陳淑麗 小姐

好東西就是要跟好朋友分享 !!

趕快來加入我們優照護吧~^^*


分享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