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當家人變成「最親愛的陌生人」

「失智症」已是本世紀最被關注的疾病之一,連電影也不例外。茱莉安摩爾憑著《我想念我自己》,一舉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,她在片中把失智歷程刻畫得動人心弦。今年上映的《漫長的告別》,則是早早邁入高齡社會的日本,探討罹患失智對家庭生活的鉅大影響。而今年,入圍四項金馬獎提名的《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》,名導演張作驥透過一個失智的父親,問道:「如果失去了記憶,這一輩子還算不算數?」

 

《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》是一部向母親「告別」的作品,張作驥正是因母親罹患失智,才誕生了這部電影。在拍片期間,他親身照顧母親直到她離世,他也把過程中看到的許多失智狀況,都融入在電影中。「有時候打開電鍋,裡面有雙鞋子,她在蒸鞋子,她已經錯亂所有事情,造成別人痛苦,但她沒什麼痛苦。」

 

張作驥5個月陪伴母親的生活裡,母親一下把他認成過世的姊姊,一下認成她哥哥,每天張作驥都在扮演不同角色。有天回家時,母親突然說「不要打我」,原來她把張作驥當成她自己的哥哥了,他這才知道,原來母親以前會被打,在大陸的事都這麼久了,居然還會想起來。「失智症有個現象,是一直要回家,但她就在家裡面,所以要回哪個家?不知道。」

 

電影中,「小夢」因為男友頂罪入獄,出獄回到家,卻對這個「家」完全陌生。父親罹患失智,小兒子也認不得她,男友又移情別戀,母親則因照料家裡耗盡心力,情緒處於崩潰邊緣。父親的失智,改變了這個家,或說,催化了這個家原本就會發生的改變。

 

家人之間的情感糾葛,原本是千絲萬縷,但若某些「記憶」突然空白之後,這些絲線也重新要建構,失智的家庭,面臨的就是這樣的問題。照顧失智家人,雙方的關係無可避免會改變,失智者雖然變了一個人,但自己卻沒有意識這個改變,苦的是旁人,要調適自己去面對,也無法責怪對方,中間的苦處無處訴說。

 

優照護平台上,也有許多像這部電影的例子,更深深的瞭解到,要獨力照顧失智家人,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。「一人垮,兩人倒」,要避免這樣的悲劇,家有失智者,千萬別拒絕援手,更要主動找外部的協助,將壓力與疲憊分散,共同承擔這件事,才能較順利地陪他走完最後這段路。

電影劇照授權 : 張作驥電影工作室

好東西就是要跟好朋友分享 !!

趕快來加入我們優照護吧~^^*


分享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