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我開啟了自閉兒心中那扇窗

阿雄當居服員這麼久,第一次接到這麼特別的案子—陪自閉兒。

 

阿弟是個「外國人」,一個台裔美籍的自閉症兒童,父母親都是台灣人,夫妻倆移民美國後才生下阿弟。阿弟的媽媽每年都會回台灣探望父母,去年起,也把阿弟一起帶回來看外公外婆,但她一待至少都半個月,阿弟在外婆家,看不懂台灣的電視節目,也沒其他人可以跟他玩,媽媽是回來探親的,總不能時時看著阿弟,想來想去,不如就找個人陪他出去玩吧。

 

阿雄在「優照護」接到阿弟的案子時,心中不免猶豫了一下,聽人說自閉兒不太好帶,自己又完全沒經驗,不知能否完成客戶的委託?不過阿弟比自己的兒子大不了多少,阿雄又去找了不少資料來惡補,最後還是接下了案子。

 

阿弟外表看起來,跟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同,但阿雄牽著他的手到處逛時,常常聽他喃喃自語,仔細一聽雖然像是英語,但幾乎聽不出來阿弟在講什麼。後來他媽媽才說,阿弟在美國時最愛看電視的籃球賽,他說的就是轉播員的播報內容,聲調忽高忽低也是模仿自轉播員,所以旁人常聽不太懂他說什麼。

 

理解阿弟,對阿雄來說是個很新鮮的經驗,因為多數的情況都不是透過「語言」,而是「動作與表情」。阿雄帶著阿弟玩遍大台北地區,從貓纜、淡水到兒童樂園等,不管是玩什麼、吃什麼,阿弟從來不說喜不喜歡,他都用動作還表達好惡,「愛吃的食物」他就用吃很快來表達,像是脆脆的炸雞或地瓜片,阿弟每次都吃得飛快,「不愛吃的」也不拒絕,而是用吃很慢來傳達厭惡。

 

阿雄很快就發現,只要是阿弟不喜歡的事物,像是宮廟中的神像,他就會低頭往右看;不喜歡的地方,就會拉著阿雄往別處走。阿弟到了兒童樂園,看到遊樂器材就像看到怪獸一樣,避之唯恐不及,但一看到有人發廣告傳單,就會飛奔過去索取。幾次的陪伴下來,即使阿弟話非常少,阿雄對他也像自己兒子一樣熟悉。

 

「除了了解,關心是讓他接受別人的另一把鑰匙」。阿雄到哪都牽著阿弟的手,讓他不至於在陌生環境孤獨害怕,即使像「擦汗」這樣一個小動作,也能讓阿弟感受到關心,「謝謝阿雄」成了他最常講的一句中文。

 

以往總是照顧長者的阿雄,雖然覺得阿弟跟一般小孩些不同,但也未必如書上所描述的那麼不好相處,因為在他眼中,很多老人家就是小孩子脾氣,兩者有太多相似的地方,都需要別人的了解與關心,身為照顧者,這不正是最基本的條件?他在「優照護」上碰到各式各樣的案家,每個人的需求都不一樣,除了照護技巧的運用,就靠關心與了解來完成任務。

 

「優照護」為何以平台的方式提供服務?正因為照顧的需求形形色色,讓更多專業照護者在平台上,提供更多居家照護的選擇,才能把台灣的照護環境往前推向更完善的境界。

 

 


 

推薦分享:

  

好東西就是要跟好朋友分享 !!

趕快來加入我們優照護吧~^^*


分享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