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少了這兩個字 別談照顧失智者

昨天才在「優照護」接到王伯伯的案子,麗玲今天一早就趕到護理之家,但她一進房間就聞到一股臭味,滿床的屎尿讓她直搖頭,但更不忍的是,看到他被約束帶綁在床上,王伯伯的憤怒與無奈全寫在臉上,讓人不禁懷疑這是「照顧」嗎?

 

失智的王伯伯住的是護理之家的單人套房,一個月費用近四萬元,但這裡的照護比約1比10,不可能有人全天候看著他,在無人看顧的情況下,很難保證失智患者不出事或亂跑,機構中最常見的方式,就是用約束帶將人固定在床上。「不綁可以,麻煩簽同意書,若有意外這裡不負責任」院方這麼跟家屬說。

 

失智者約束在床 後遺症多

麗玲說,她剛來時就注意到了,王伯伯的四肢已經開始有萎縮退化的跡象,明顯是長期被約束帶固定,很少活動有關。所以,從第一天照顧王伯伯開始,她就把約束帶解開來,除了帶他到戶外活動,也按摩他的四肢來減緩僵硬的況。

 

「被固定在床上還有一個後遺症,痰很容易積在肺部,所以常常需要拍痰。」麗玲說,王伯伯對拍痰有強烈的抗拒感,第一次為他拍痰時,他竟目露凶光像是要打人一樣,嚇得麗玲趕緊停手。後來,才聽這裡的照護員說,王伯伯有攻擊性,曾發生打人的紀錄。

 

從他女兒王小姐那得知,為了幫父親找安身之處,她已經不知被幾家養護機構拒絕過了,就是因為王伯伯有暴力傾向。但照顧王伯伯兩個月以來,麗玲從未被碰過一下,「照顧王伯伯最大的關鍵,就兩個字:信任」她這麼說,因為失智者的許多異常行為,常常是疑心病導致的。

 

照顧者建立信任 多管齊下

建立信任,麗玲一開始從「吃」下手,因為她看王伯伯沒其他毛病,卻吃得很少,所以精神也顯得很差。現在一般機構都傾向由老人自行進食,以免剝奪其生活自主能力,但麗玲說,這個原則必須視個案而訂,王伯伯因為四肢能力衰退,在進食過程中往往不太順利,所以吃個幾口就放棄了,可是經由從旁協助,他竟然把餐飯都吃光了,甚至家人帶來補充營養的食物,也吃得津津有味。來探望他的王媽媽非常驚訝,這些東西擺了快半年都沒吃完,沒想到現在一個星期就快見底了,當然,他精神也好多了。

 

光是用「吃」來改變王伯伯還不夠,麗玲知道「攻心為上」。她問王小姐:王伯伯住進來之前,最令他開心的是什麼事情?王小姐想了一下說:「孫女吧,以前在家他最愛逗小孫女玩,還幫她取了小名,一天到晚喊著她小名就笑聲不斷。」陪著王伯伯到戶外活動時,麗玲三不五時就跟他聊小孫女的事情,也鼓勵小孫女常來探視他,「快樂的回憶,往往是失智者最好的情緒安撫劑。」

 

疑心與不安全感 耐心排解

即便是家人,要取得失智者的信任也未必容易,王媽媽有時來照顧先生時,就常發生一個窘境:蓮蓬頭的連接管線被王伯伯扯斷了。原來每次扶他去上廁所時,王伯伯總是緊緊地拉著那條管線,等要離開時還是不放開,一不小心就扯斷了。王小姐無奈地說,賠錢給院方已經不知道幾次了,這時,麗玲表示:「讓我來吧」

 

「其實,王伯伯上廁所時會很緊張,拉著那條管子才有安全感,要他放手不難,只要耐心地不斷告訴他:『沒關係,我們慢慢來』,多講幾次他就會放手。」麗玲認為,照顧失智者最需要留心的,就是他的心理狀態,尤其是多疑之下容易出狀況,只要建立起雙方的信任感,很多問題都可迎刃而解。

 

專業訓練與經驗 照顧必備

不管是讓失智老人到機構中安養,或是請外籍看護來照顧,許多家屬通常忽略了一個問題:「不是『有人』照顧就好,更不是讓他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而已。」如果沒有包含心理與情緒的需求,對失智者就不是完整的照顧,這些都需要靠專業訓練與經驗來解決,家人未必能勝任。

 

台灣失智症患者越來越常見,也是長期照護的主要對象之一,不管是在家自行照料,或是交給其他照護人員、機構,都需要具備失智者的照顧知識與技能,尤其是尋求外在的資源、管道時,一定要詳加評估。「優照護」平台上的照服員不但有專業證照,許多經驗豐富的照服員很快就能掌握失智長輩的狀況與需求,不但改善了他們的生活品質,也能給予家屬許多良好的照顧建議,這是一般外籍看護或是養護機構較難取代的優點,值得民眾在選擇時列入考慮。

 

 


 


 

推薦分享:

  


分享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