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家照護新知

看護、居家照護

從流沙中年 到下流老人

李經理:「正揚,怎麼這麼突然要辭職?」

 

正揚:「經理,真的很抱歉,我爸爸前陣子診斷出肝癌末期,非常需要人照顧,我身為長子責無旁貸,在最後這段時間必須陪著父親。」

 

李經理:「你的表現不錯,明年有機會升副理,現在辭職不但可惜,對公司也是一大損失。有可能請假或是請人幫忙嗎?」

 

正揚:「雖然醫師說這個狀況大都不會拖太久,但誰也說不得準,我若請假又無法有明確時間,對公司也會造成困擾。如果事情過後公司還有需要我,我會很願意再為公司效力。」

 

正揚是位資訊工程師,四十出頭未婚,家中長子,出社會之後一直是家中的支柱,父母親年歲漸大,也從南部搬來新竹跟正揚同住。正揚收入不錯,其實要請人照顧父親並不難,但家人認為這段時間如果不是由正揚親自照料,親友間可能閒言閒語,反正正揚有積蓄,要找新工作也不難,由他陪父親到最後比較合適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像正揚這樣,因家人生病而影響工作,甚至辭職的例子,勞動部從2010年「國民長期照顧需要調查」所作的推估,截至2015年,台灣全國就業人口數約1153萬人,「因照顧生病家人受到影響者」,占1/5約231萬人,「因照顧減少工時、請假或彈性調整比率」每年約17.8萬人,「因照顧離職」每年約13.3萬人。另一份資料則顯示,全台約76萬名失能、失智老人及身心障礙者,有近6成仰賴家庭獨力照顧,未使用長照資源或聘僱外勞,而家庭照顧者平均照顧時間長達近10年。

 

辭掉工作返家照顧,損失的除了照顧者原有的薪資,還包括未來退休金,雙薪家庭或能勉強支撐,但完成照顧家人的工作後,若要重回職場,面臨的又是另一個問題。長期失業不單是家庭財務受影響,許多案例顯示,精神心理層次的打擊絕不下於經濟損失,甚至連婚姻都淪為祭品。

 

更可怕的是長照支出,因為不知道要照顧幾位?要照顧多久時間?同時照顧兩位以上家人,或照顧長達二、三十年者,大有人在。照顧一位臥床長輩,推估每個月的支出大約3萬元到7萬元。因此保險估計,一位長輩倒下,每個家庭每月要多支出3至4萬元,以平均照顧10年計算近400萬元。

 

目前,就有許多中年人,為照顧年老退化失智的雙親、或是先天身心障礙的孩子辭去工作,失去收入,加上龐大的醫療費用支出,讓他們從中產階級跌入貧窮。另一群「踩著貧窮線的中產階級」,他們在40到60歲之間,是所謂的的三明治世代,在經濟狀況不穩定的情況下,要撥出時間和金錢照顧家人,這些人可能因為擁有房產等條件,未被納入低收或中低收入戶範圍,即使生活貧窮,也得想辦法自力救濟,如同陷入流沙漩渦中載浮載沉,成為「流沙中年」。

 

在台灣高齡化、失能人口增加趨勢下,「照顧貧窮化」風險正在蔓延。照顧家人而淪入失業與貧窮的「流沙中年」,而後就可能成為日本社會中,所謂又老又窮的「下流老人」,那將是不堪想像的情境。

 

這個社會危機,除了政府長照政策關切,許多企業也投入資源一同解決,「優照護」正是因應這現象所興起的數位平台,它試圖藉由科技的方法,扭轉原先照護不便、人力失衡的問題,彈性的設計可以因應許多不同的家庭狀況與需求,盡可能使照顧與工作兩者平衡,讓職涯不中斷。

 

「優照護」雖然是嶄新的科技平台,但其精神始終來自「人性」,從前我們得在親情與工作兩者間掙扎,但現在透過方便的照護設計,可以更具智慧地去實踐孝道,並且不至於因維護親情倫理,擊垮了原有的生活秩序。以往的「不可能」,現在都成為「可能」了!

 

 


 

推薦分享:

  


分享文章: